日本奥运会,是我见过最奇葩的奥运会

策划:涅瓦

今天晚上,东京奥运会就要开幕了。

然而,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却表示,在 " 最后一刻 " 将奥运会取消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而这,不过是围绕着东京奥运会诸多迷惑事件中的其中一个。

东京奥运会,是我见过最克苏鲁、最魔幻的一届奥运会。

就拿抗疫这个方面来说。

奥运要开了,日本的疫情还是一如既往地蔓延。离开幕还有 3 天,东京在一天之内,新增的新冠病例依然高达 1387 例。

面对这样的形势,日本奥组委提出了名为 " 防疫气泡 " 的机制,即隔绝所有运动员与普通民众的接触,以此来达到隔绝新冠传播的目的。

可在踏上日本的土地后,各国运动员却发现这 " 气泡 " 似乎并不结实。

巴西的代表团从羽田机场入境,就遇到了一群和他们打招呼的旅客。

中国乒乓球队一降落在成田机场,就有不戴口罩的日本网红举着手机上前索要签名。

· 来源:看看新闻

更奇怪的是,虽然日本奥组委要求所有运动员必须生活在奥运村,不可随意出入,但却让自己国家的柔道、乒乓球等强队住在奥运村外。

对此,日本媒体的解释是:" 这是在‘利用地利优势’。"

· 日本几支队伍下榻的日本东京味之素国家训练中心

除此之外,日本奥运村的居住条件也十分糟糕。

用俄罗斯击剑队主教练马梅多夫的话讲,日本建了个 " 中世纪奥运村 "。

· 图片来源:观察者网

至于为啥这么说,我们来看下对比就知道了。

这是 2016 年里约奥运村的住宿条件:

这是 2018 年平昌冬奥村的住宿条件:

这是 2021 年东京奥运村的住宿条件:

· 因为日本奥运会为了宣传环保,床是用纸做的,你没看错

许多运动员都反映,奥运村的客房浴室太小,棚顶太低,墙还是石膏板糊弄的。

美国长跑运动员保罗 · 切里莫还专门发推特吐槽,说这床只能承担一个人的重量,怕不是为了防止运动员在上面为爱鼓掌。

· 机翻

尽管国际奥委会(IOC)立刻出面辟谣,称这床其实很结实,承重在 200 公斤以上,但在推特上," 奥运反性爱床 ( Olympics anti-sex bed)"已经演化成一个流行梗。

住宿条件较差,伙食也很成问题。

最开始,日本官方为了彰显这几年福岛的复兴,决定在奥运会期间全程使用福岛食材。

但我们都知道,福岛不但没复兴,而且最近还要向海里排放核废水。

于是,许多国家队便决定抵制 " 福岛食材 "。

而对此,日本官方却做出了一款 " 福岛盲盒 "。

他们将福岛和其他地方的食材混在一起使用,等奥运会结束了,再公开食材的具体产地。

· 一只福岛捕上来的黑鲉

你永远也不知道你下一口吃到的食物,是否遭受过核辐射。

而除了疫情与辐射,高温则是日本奥运所面临的又一大问题。

7 月末到 8 月初,正是全日本最热的时候。去年,东京有 79 人死于酷暑。今年,东京的气温连续多天都在 30 ℃以上。

更惨的是,在热浪之下,东京湾的水开始变得臭气熏天。

早在两年前,东京奥组委在这片水域进行游泳比赛测试时,就有选手反映这水闻着有股 " 下水道的臭味 ",当时官方也承诺要进行治理。

两年过去了,开赛在即,然而臭气却依旧浓烈,有当地居民说这简直就是粪坑。

疫情、酷暑、辐射食物、漫天的臭气,在多种 " 天灾 " 的围攻下,东京奥运会的 " 人祸 " 也一个接一个地暴露了出来。

自筹办奥运会开始,东京奥组委就一直与丑闻相伴。

往远了说,有东京奥组委主席和开闭幕式总监,因侮辱女性而引咎辞职;往近了说,有奥委会会计部长,在开幕前一个月离奇自杀。

· 死亡的会计

而就在近几天,负责东京奥运会音乐的作曲家小山田圭吾,又被曝出曾在青年时代多次霸凌残障同学,让他们光着身子手淫、吃粪便,并且在后来的采访中丝毫没有悔过之意。

在舆论的冲击下,小山田圭吾很快就引咎辞职,其所作曲目也将不予采用。

组委会上层变动如此频繁,很自然就会造成下面人心惶惶。

奥运会还没正式召开,许多志愿者就提前开始在网络上贩售自己的制服。

而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,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又来了一把雪上加霜。

两周前,在与日本奥组委会面的时候,巴赫原本想说,奥运会办得安全安心,最重要的是为了日本人民,但他嘴一瓢,说成了" 最重要的是为了中国人民 "。

尽管他马上改正了错误,但犯错的瞬间还是被传到了网上,并被日本网友视作是 " 有意嘲讽 ",将本来就低迷的奥运情绪压得更低了。

筹办方这边是一塌糊涂,而参加方这边则是奇葩辈出。

随着开赛临近,各国运动员接二连三地来到了东京,和他们一起来的,还有各种变异的新冠病毒。

7 月 17 日,奥运村在 " 开村 "4 天后出现首名确诊新冠病例;20 日,确诊人数达到 3 人。

面对这样的现状,日本网友有的吐槽,说这就是 " 冠 " 林匹克运动会;还有的更损,建议在奖牌榜上再加一列新冠确诊数量榜,并颁发 " 冠牌 "。

除了病毒,海外的客人们还带来了犯罪。

7 月 3 日,4 名为奥运场馆维护发电机的英美籍员工,由于吸食可卡因而被警方逮捕。

7 月 18 日,日媒报道了一名在奥运场馆兼职的乌兹别克斯坦男性,因性侵一位 20 岁的日本女性而遭到警方逮捕。

· 被抓男子

最离奇的是,7 月 16 日凌晨,一名 20 岁的乌干达举重运动员,在留下 " 不想回乌干达,想在日本工作 " 的纸条后,脱队逃跑。

4 天后,在距逃跑地佐野市 150 公里之外的四日市,日本警方将这位" 把举重练到国家级,只为偷渡 "的狠人抓了回来。

· 就是这位

还有的代表队,虽然没有任何犯罪行为,但却处处和日本奥组委针锋相对。

比如韩国代表团,他们一到奥运村,就挂出标语 " 臣还有 5000 万国民声援和支持 "。

这话是朝鲜抗日名将李舜臣的请战词,在日本出现,颇有挑衅意味。

奥组委立刻协调,韩国代表团撤下标语,换上了画着老虎的直幡条幅,其形状不但很像朝鲜半岛,而且图片里还暗示了日韩一直存在争议的领土 " 独岛(竹岛)"。

而在国家层面,韩国总统文在寅也表示不会出席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式,这主要是拜前些日子日本驻韩公使的侮辱性发言所赐。

在接受韩国电视台采访时,这位公使说,文在寅对日韩关系的态度完全是 " 一个人心理战 "," 就像在自慰一般 "。

总之,大幕还未正式拉开,东京奥运会就已经乱成了一锅粥,而全日本上下,也弥漫着一种相当悲观,甚至有点诡异的情绪。

民众们在街头游行抗议。

有人推出印有 " 中止奥运会 " 的 T 恤,又是一波热卖。

7 月 16 日,东京涩谷公园飘起一颗硕大的人头气球,俯瞰着毗邻它的东京奥运场馆。

到了晚上,这枚气球还会在夜空中闪光,十分阴间,不由得让人联想到伊藤润二的《人头气球》。

也难怪,中国网友说,这届奥运会有着浓郁的克苏鲁风格。

而被这一系列奇葩事件所掩盖的,则是这届奥运会所独有的乏味和冷清。

抛开这些烂事儿,你会发现这届奥运会本身,实在缺乏有热度的讨论点。

疫情持续肆虐,大量运动员和国家代表队选择了退赛,而日本官方也在奥运会的各个流程上,努力排除人员聚集的可能。

于是,由于没有游客,东京的各大酒店变得空空荡荡,由于没有观众,赛场上摆满了充满 " 恐怖谷效应 " 的机器人。

在奥运村,运动员们要互相保持距离,喝酒只能关起门来喝,就连作为狂欢标志的避孕套,也改成了赛后发放。

· 东京奥运,印有浮世绘的避孕套,设计很奇妙

在往届奥运会中,我们所关注的是圣火传递有哪些名人,开幕式有哪些惊喜,比赛会给我们带来哪些精彩的对决。

可这届奥运会,当一切都因疫情而从简甚至取消后,便只剩下那些奇葩的事件,可以被人们拿来关注了。

而这一关注,令人迷惑的事情就接二连三地出现,根本停不下来。

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们又得知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导演刚被解雇,理由则是因为他调侃纳粹大屠杀。

· 就是这位小林贤太郎

临开幕不到 24 小时,总导演被突然开除,这样的脑回路清奇的操作,着实令人感叹。

奥运会虽然是个体育赛事,但从来都不是个小事,它存在着历史寓意,是一个时代的风向标。

正如 1936 年的柏林奥运会暗示了马上要发生的乌云密布,1980 年莫斯科奥运会也显示了美苏冷战的对抗局面。

1988 年汉城奥运会是韩国经济崛起的标志,2008 年北京奥运会也象征了中国龙的腾飞。

而这个原本 2020 年要召开的东京奥运会,一路拖沓推迟到 2021 年举行,它还没正式开始,我们就已经看到了各色的天灾、劣迹的官员、低效的组织、悲观的民众、失控的统筹 ……

对于这届奥运的未来如何,我们尚未知晓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它必将成为奥运史上最奇葩的一届 " 盛会 "

奇葩届届有,这届特别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