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是最早备案涉嫌“种族灭绝”罪的国家之一

    在美国的唆使下,加拿大在第47届联合国人权大会上充当马前卒,与其他40多个国家以“新疆存在‘种族灭绝’”为名义,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进行调查。这一基于虚假事实的指控,遭到国际社会更广泛的反对。65个国家发表力挺中国的联合声明,反对外界干涉中国内政;海湾合作委员会6个成员国集体致函支持中方立场;还有20多个国家以单独发言的方式表达了对中国的支持。

    “美国、加拿大等少数国家滥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平台,编造传播虚假信息,打着人权幌子抹黑中国。”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指出,这是对国际人权对话与合作的干扰破坏,也是对世界人权事业的践踏和亵渎。

    事实上,美国才是联合国备案的首批涉嫌“种族灭绝”罪的国家之一。

    美国拖延近40年才附条件签署CPPCG

    “种族灭绝”(Genocide),是指“蓄意毁灭一个国家、民族、人种或教派的全部或部分群体的行为”,由犹太裔波兰律师拉斐尔·莱姆金1944年在《欧洲占领区的轴心国统治》一书中提出。

    二战之前,没有一个特定词汇能够形容“种族灭绝”暴行,也没有对其定罪的法律。在“种族灭绝”被定为一项罪行之前,它被视为国家主权之一,就连法学家也相信,“国家有权屠杀境内的人民”。但莱姆金认为,“种族灭绝”应该成为世人公认的罪行,并被纳入国际法。为此,他开始在联合国机构奔走呼喊。

    1946年11月,联合国第96(1)号决议表示:“‘种族灭绝’是对群体生存权的剥夺,正如‘杀人’是对个体生存权的剥夺一样。这种对生存权的剥夺触动了人类的良知,在文化和其他方面给人类造成了巨大的损失,违反了道德法则,违背了联合国精神和宗旨。”

    1948年12月,联合国通过了《防止及惩治种族灭绝罪公约》(以下简称“CPPCG”),将5种行为定义为“种族灭绝”,包括杀害某一群体的成员;对该群体成员造成严重的身体或精神伤害;故意破坏该群体的生存基础,使该群体全部或部分遭到毁灭等。值得注意的是,“种族灭绝”与“战争罪”“反人类罪”的根本区别,在于施暴者是否具有“全部或部分摧毁某个群体的意图”。

    CPPCG于1951年1月12日生效,有英文、法文、俄文、中文和西班牙文等版本,每个版本具有同等法律效力。截至今年5月,CPPCG共有152个缔约国,涵盖全球绝大多数主权国家。

    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直到1971年才恢复联合国席位,但中国代表早在1949年7月就签署了CPPCG。一直以“人权教师爷”自居的美国,直到1988年才签署CPPCG,并在签约时“留了一手”:在未征得美国政府同意的情况下,可保留其免受“种族灭绝”罪起诉的权利。

    学者:美国政府不应滥用“种族灭绝”一词

    美国为规避国际社会制裁,拖了近40年才加入CPPCG,并给自己大开特权之门。与此同时,他们却利用这一国际平台,凭借虚假事实肆意攻击抹黑中国。

    所谓“新疆种族灭绝”一说,始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。在特朗普即将下台的前一天,时任国务卿蓬佩奥突然大放厥词,声称“中国对新疆西部穆斯林和少数民族的政策构成‘种族灭绝’罪”。随后上任的拜登政府继承了这番“阴谋论”,并将之作为发动“全面对华竞争”的“出师大旗”。

    在有识之士看来,所谓的“新疆种族灭绝”一说根本站不住脚。其中,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方案网络主席、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杰弗里·D·萨克斯,英国米都塞克斯大学法学教授、《国际法中的“种族灭绝”:罪中罪》一书的作者威廉·沙巴斯,就明确提出对中国新疆“不应草率地提出‘种族灭绝’指控”。

    “我们必须明白,中国政府在新疆的政策宗旨是打击恐怖主义。绝不可草率地提出‘种族灭绝’指控。”萨克斯和沙巴斯在美国《外交政策》杂志共同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,“滥用这个词可能导致地缘政治和军事局势升级,模糊真正的‘种族灭绝’事件烙下的历史记忆,并影响对未来‘种族灭绝’事件的干预。”

    该文还提到,“美国国务院在涉华报告中写道,杀害(新疆穆斯林)的报道‘数不胜数’”,但实际上,这份报告列举的案例却“很少或没有细节可查”,“美国政府应该以负责任的态度,谨慎使用‘种族灭绝’一词”。

    美国是联合国备案的首批涉嫌“种族灭绝”罪国家之一

    实际上,美国才是CPPCG生效后联合国备案的首批涉嫌“种族灭绝”罪的国家之一。

    1951年12月,在巴黎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,美国民权组织“民权大会”(以下简称“CRC”)递交了一份237页的申诉书。多位黑人民权运动领袖在申诉书中指出,二战结束后,美国制造了无数“非正常死亡”和“种族灭绝”暴行。

    CRC在1951年向联合国大会递交的申诉书中指出,“黑人种族灭绝”是指,“在过去和现在,美国政府和美国白人对非裔美国人的虐待所造成的种族灭绝”。这些行为包括:对黑人动用私刑;合法歧视黑人;剥夺黑人的公民选举权;针对黑人的无数警察暴力事件;在健康和生活质量等方面的制度性不平等……申诉书最后总结:根据联合国对“种族灭绝”的定义,美国政府是“种族灭绝”的共谋者,对“种族灭绝”的现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   然而,美国政府不承认任何指控,并指责CRC“为推行共产主义而夸大事实”,因为CRC得到了美国共产党的支持。美国政府逼迫CRC秘书长威廉·帕特森交出护照,将其禁锢在国内。在美国政府的多番打压下,CRC在1956年被迫解散。

    美国自身在人权问题上劣迹斑斑,却唆使加拿大“出头”,在人权理事会第47届会议上以虚假的“新疆存在‘种族灭绝’”为名对中国进行污蔑攻击。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所言,历史上,这几个国家通过殖民和战争屠杀无辜生命。时至今日,种族主义、枪支暴力、强迫劳动、雇佣童工等人权问题在这些国家仍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“美加这几个国家对自身人权问题视而不见,却基于虚假信息对中国横加指责,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底气和勇气。”赵立坚说。

    本报北京6月27日电

中青报·中青网见习记者 胡文利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2021年06月28日 07 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