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体:治理“户外搭讪”直播,平台当担主体责任

   赵红玲

   近日,一种“户外搭讪”直播视频经常出现在网络平台的热搜榜单上,不少女孩在不知情的状况下,懵然成为视频素材和网络点击的滚滚流量,被万千网友评头论足。

   谁愿意过被追拍、搭讪、骚扰、直播围观的生活,对此细思恐极。有主播以“为网友相亲”的噱头,游荡各地搭讪异性。还有一些主播对未成年人提出过分要求,趁搭讪时肢体接触。据一网友反映,她和朋友在上海新天地附近逛街,有人搭讪求加微信,遂婉拒,但不久即收到粉丝发来的提醒,拍摄者竟然用两个账号同时发布了两条关于她的视频。如此猥琐不怀好意的镜头,必须对其及时说“不”,类似情况理应尽快得到治理。

   户外搭讪式直播乱象丛生,像类似以搭讪为名,户外直播侵犯他人个人隐私权、肖像权、名誉权的行为,理应受到法律惩处。2019年7月,安徽合肥一名女主播试图通过“骚扰”路人吸粉,最终被公安机关以寻衅滋事行政拘留8天;2020年9月,某网络男主播在街头直播搭讪“求吻”,甚至尾随一名醉酒女子,后其账号被永久封禁,也上了互联网主播黑名单。

   为求流量主播怎可无视“严禁主播在直播过程中对路人进行言语、肢体骚扰等行为”的规则?通过搭讪构成骚扰的,根据《民法典》,当然涉嫌违法。某平台一男主播每晚直播与不同异性搭讪,短短两月斩获百万粉丝。只是,平台又怎么可以无度纵容主播胡作非为?但正是平台为了营利,在其纵容甚至扶持下,一只只黑手从网络伸到现实。

   平台不能无视规则暗黜黜扶持自己的“主播业务员”,收割的利益当然“很香”,但作为平台同样需要肩负治理和管理责任。主播有问题,责任却在平台。虽然有的平台也会说,管得紧了主播会撤到别的平台建站,但既然网络管理有法可依有规可查,就该严守规则,大家都守规则了,自然网络环境就好了。同时,相关管理部门理应“一碗水”端平严管严查,让有些平台无空子可钻。

   绝不能容许搭讪偷拍的不良信息和违法信息在平台上如此流布。纵容主播以低俗、粗俗等举动博人眼球、换取流量,这种逾越安全边界的行为污染网络空间,骚扰公众的线下生活。网络平台必须尽到主体责任,否则上热搜、上排行榜可能就是“催命符”,轻视不得。